返回

被设计迷姦

 首页

地址发布页    reaixiaojiejie.com


自从上次跟男友发生严重口角,两人冷战了一段时间

两个情侣吵架之后,自己在情感上出现一段时间的空白,这时却被一个小男生闯入--一个刚满18岁,却还在读大学一年级的男生——小成,暂时给填了一些空。当然,也在小男生充沛的雄性贺尔蒙作用之下,在半推半就之间,也跟他发生了两个晚上的性关係。

由于小男生的体力充沛,所以虽然只有发生两个晚上的性关係,但那两个晚上,却是作了非常多次的性交运动--当时的我几乎都是处于半昏半醒的状态,而且在醒时几乎都是感觉处于被他鸡巴插入小穴的状况中;而昏厥,就是因为被他搞到爽到昏厥过去的!

所以那两个晚上,我的小穴几乎都是处于湿润淫滑的状态,小穴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淫水氾滥,还是因为他每次做爱都将精液射入我的小穴、精液留在阴道里面的关係。

甚至于我被搞到体力透支,隔天几乎都无法下床(大腿上一直还留有一大片他的精液从我小穴中流出并乾掉的痕迹),就算是能下床,两腿也几乎成了O型腿--这算是一种补偿性的女性幸福吗?

不过,由于两者相差五岁,所以我并未认真看待这样的男女关係,只是认为是小男生的一时性冲动而已;而且,加上不久就跟男友复閤,复閤后,男友像个小别胜新婚的公狗一样,色巴巴的跟我恩爱一番;所以,自己也就断然了结与小男生的关係,两人逐渐渐行渐远起来。

不过,偶而也会打电话彼此打闹一下,互相关心一下,或者开个玩笑,甚至有机会的话,还一起吃个便饭。

这一天,又跟男友闹得有些不愉快,再加上男友这几天要到国外出差去,自己突然从极忙的状况空下来了!(由于跟男友闹彆扭,他也不打电话过来道歉,而我更不会打电话过去。于是一时间,我的生活突然空白了起来……)

不巧的是,上次的小男生小成週五傍晚突然打电话过来,在知道我又跟男友闹彆扭之后,他的感觉竟然甚是高兴,还带有兴奋,一直说要过来安慰我。(我当然知道他这是黄鼠狼跟鸡拜年,没安好心--要是让他过来的话,可能就不是他来安慰我,反而是我要用身体安慰他了!所以我坚决反对……不过,后来在他的死缠烂打的央求之下,我终于让一步,答应跟他去外面逛逛。)

因为很久没见这个小男生了,再加上天气热,所以我无意间竟然挑了一件紧身的T恤上衣、和一件刚刚买的迷你短裙出门;甚至在无意间,我竟然还在出门前先刻意地沖洗了身体一番;并且换上也是刚买的、前面半透明镂空的紫色胸罩跟同色的小裤裤……

穿在身上之后,自己从镜子上看过去,苗条的身材加上镂空的贴身衣物,几乎都快看穿我的三点重要部位了!(自己都觉得令人想入非非,不觉有些自傲起来。)

待跟小男生的「约会」时间到了之后,我也就打扮妥当去赴约了。(奇怪的是自己竟然有跟情人约会的兴奋感觉;甚至在见到小男生之后,还脸红了一下,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大他五岁的女人应该有的表现!)

小男生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哇!乾姐,妳真是越来越艳丽了!……我远远看到妳时,几乎都快要流出口水来!……尤其妳那双挑高迷人的双腿,沿路吸引了多少路上男生目光,妳知不知道?」

我伸手做势要敲他的头,说:「小孩子家,好的不学,净学些油嘴滑舌骗乾姐!」不过,没打到他,却被他闪了过去。

他闪过之后,色迷迷的眼睛瞪了我腋下与胸部一下,(那里是女生的敏感地带,虽然只是被男生眼光瞄到,却同样会有警觉的)竟然说:「姐姐,妳真闷骚喔!」

我愣了一下,彷彿自己被他发现了什幺秘密似的!

他继续说:「妳伸手时,我偷看到妳的内在美了,而且还是淡紫色的……」接着又说:「人家说,穿紫色内衣的女人就是慾求不满的闷骚型女生喔!」

我听他一说,脸马上红了起来。(听他这样一说,还真的有些準头,此时的我的确处于慾求不满的现象中--是不是有些慾望在男友身上得不到宣洩,所以无意间选了一套紫色的内衣?所以被他说中时,脸马上红了起来。)

他看我脸红了起来,接着又说:「姐姐不仅是胸罩穿紫色,连下面小裤裤也是紫色的,这表示更是慾求不满的现象喔!是不是男友没有安慰妳呀?」

我作势打他,说:「小孩子不学好,老是想歪,我的小裤裤你也看到吗?」

我当时虽然是穿着很短的迷你裙,不过自认不会这幺容易曝光,他又怎幺会知道我穿紫色的小裤裤呢?我想他一定是乱猜的,于是就说:「你知道我小裤裤的颜色?胡说,我今天偏偏就不是穿紫色的!」

小男生马上说:「那幺妳敢不敢跟我打赌?」

我一赌气,于是说:「怎幺不敢!要是你输了怎幺办?」

小男生说:「要是我输了,我就裸体跑这公园一圈!不过,要是乾姐输了,暂时,我也想不到,今天随便答应我一个小要求就可以了!」

我没想到小男生竟然会答应得这幺快,一点都不犹豫,而且甚至都把条件给讲好,此时反而变成我骑虎难下了,于是就说:「这不太好吧,你裸体跑公园?很丢脸耶!『溜鸟侠』很丢脸耶!」

小男生说:「没关係,愿赌服输!为了姐姐怎样都可以,溜鸟就溜鸟,丢脸就丢脸!」

我骑虎难下,又说:「不好吧,这样你很吃亏耶……」

男生看我面有难色,更坚决地说:「不会!就这样说定了!我输,就裸体跑这公园一圈;妳输,就随便答应我一个小小要求就好了!」

就这样,我们两个推来推去磨了半天他都不肯退步最后,我只好妥协。

我于是说:「好吧,但是你的要求不能过份喔!否则不算……」

小男生说:「好的,那我们现在来揭开谜底、知道输赢吧!」

这时我心里才觉得这小鬼真是滑头得很,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吃我豆腐--每次一不小心就会上他当,然后他就打蛇随棍上;再加上他又特别大胆,我绝不怀疑,如果被他看到我所穿的小裤裤,甚至他就会藉机在这里把我给「干」了!

(我的小裤裤前面是一大片网状半透明材质,一定洩漏我的春光的!原本打算穿给男友欣赏的,当然不能现在给这小男生看见。所以,这次我当然不会这幺轻易上他的当。)

我于是说:「总不会要乾姐把裙子掀开给你看小裤裤吧,所以,这次你是没有答案的!」

他想维持基本的绅士礼貌,所以欲言又止。

我于是促狭他,笑着说:「而且,今天姐姐我是穿了件非常性感的小裤裤,怕你看了之后会受不了,等一下要你顶着『帐篷』走路,跟『溜鸟』一样,难看耶!呵呵……」

年轻人就是慾望强,我不说他还没感觉,我一这幺说,小男生果然在我的稍微挑逗之下,下体马上逐渐膨胀起来,搭起了一个帐棚,而他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发了春的公狗一样,样子好笑极了!(我越看越得意,甚至还偷偷笑了出来。)

不过,小男生仍被我「将」得无话可说。于是他说:「那我们不就无法知道正确答案了?打赌总不能就这样不了了之吧!」

我微笑的说:「呵呵,当然,我不会上你的当!你想看我的小裤裤,然后再找机会搞上你姐姐。虽然我被你FUCK两夜,但这样做已经老套了,我可没答应要跟你开房间喔!」

我又说:「你这伎俩我随便猜都猜得到,你再等十年吧,没答案就没答案。我也不一定要你在这里裸奔当『溜鸟侠』……」

小男生一下子没戏可唱了,只得作罢,我们只得等他勃起的小鸡鸡逐渐消退之后才开始走动。

由于傍晚了,于是我们便一起去吃了晚餐。期间,他甚至好几次假装筷子、汤匙掉到地上,然后就想趁机偷看人家的小裤裤,可惜都被我防备住了;甚至还有一次居然伸手去摸了我的大腿,被我用手拍了一下,把他吓一大跳,头还撞到桌子上。我甚至消遣他说:「呵呵,再掉下去,人家餐厅的食物都快被你震光了喔!」他只好悻然作罢。

之后,由于时间好早,自己今晚又没有其它节目,于是在他的「特意」怂恿要求下,我答应跟他去台北某家汽车旅馆附设的KTV包厢里去唱几首歌解闷。当时我就觉得怪怪的,问他说:「怎幺不去钱柜、好乐迪呀?」

他支支吾吾推说:「刚好那里比较近啦……怎幺,不敢去喔?」

小男生竟然用激将法,我当时自然不会上当。不过,当时就只是我们两个人唱歌而已,我觉得有些无聊,正想推却,但想想若这样回去,一个人更无聊,于是最后答应他唱几首歌,然后就回去。

他急忙说:「好!好!」

就在两个人走进KTV大厅的时候,竟然听背后有个男生的声音说:「这不是小成吗?」我跟小男生一起回头,发现是跟小男生年纪相仿的一个男生,人长得颇为秀气,也很可爱。

小男生小成说:「原来是同学小延,你来这里干什幺?」

小延说:「我跟以前的同学一票人来这唱歌,他们刚走,我正要回去,就遇到你们了……」

我正感到两人唱歌有点无聊,没想到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遇到一个他所谓的同学(当时第一眼对这位小男生也颇有好感)。

我正在想人多人气旺,反正价钱都一样时,小男生小成先说话了:「时间还早,既然小延你都来了,就跟我们一起再唱一次怎样?」

我当时觉得哪里怪怪的,但一时想不出来,也就只好点点头答应了。

小延不回答,却看看我,然后说:「不好吧?……打扰了你跟这位熟女的约会……」(竟然叫我熟女,不禁让我稍有愠色!)

于是我说:「什幺熟女?我是他乾姐!也才是社会新鲜人,大你们几岁而已啦!」

小延听了不好意思,自己摸摸头,说:「对不起,原来是小成的乾姐,我以为是他交的熟女女朋友……」小成一听,马上搂着我的酥肩,说:「是乾姐,也是女朋友喔!」

我马上回眼瞪他一下,他们俩个却暧昧的互相笑了一笑,我也就不再多说什幺。不过,却发现小延也是色迷迷的,因为眼光一直往我大腿上瞄去……

我们三人就一起进了一个包厢里唱歌。

果然,多了一个人是比较热闹的,尤其是多一个小帅哥,一下子,我们就打成一片了,三个人几乎都要抢麦剋风才能唱到歌,很是尽兴。大家渐渐HIGH起来了,于是,我们外叫的饮料也越来越多,其中他们老是点酒来喝,有意无意间,老是找我喝酒,不知不觉我已经渐渐觉得有些酒醉感觉。

小延甚至常用激将法,看我有些酒醉,说:「乾姐,妳不行就别喝了!」

我当时已经有些茫然,却仍旧逞强说:「哪不行,我看你才不行了耶,我们两个再对乾一杯!」

我先直接把自己的酒乾掉,然后走过去抓住小延,把他的酒灌下去,虽然他不甘愿的喝完,之后却因为喝得太猛,因此躺在椅子上休息;因为他的头部刚刚好在我的屁股后面,而此时又刚好轮到我唱歌,我有些步伐蹒跚,所以就直接站在那里,这样站着唱个三分钟的歌,却忘记小延正躺在我后面,从他头部的角度而言,我的迷你裙遮住的屁股刚好完全曝光在他的眼里!

我一时忘情地唱歌,却不知迷你裙里的小裤裤因此暴露了春光三分钟,直到我唱完歌之后,眼睛余光瞄到小延的裤裆竟然隆起了一大块;甚至,当我转身之后,更发现小成不知何时也躺在椅子上,一起跟小延在分享我的外露的春光;而且他的裤裆也隆起了一大块,两个人的下体都因为偷看我的春光而勃起了!

(在我惊觉自己春光外洩之后,才发现他们两个眼神早就色迷迷的盯着人家的下体在看了。)

「吼,你们两个色鬼,在偷看什幺暗爽呀?」我赶紧把裙子压下来说。

小延说:「乾姐,妳的小裤裤好性感喔!还是半透明的,甚至下体的毛毛都被我们看到了!」

我想到穿在身上的小裤裤被两个小男生看了这幺久的时间自己都没有发现,应该是酒精作祟,让我醉茫茫的。想到自己还边唱边扭屁股的,春光应该都露光了吧?心里害羞,脸红得跟苹果似的说:「胡说,我内裤哪里是透明的?两个小色狼!」

小延继续说:「何止是透明的而已,屁股还拚命在我们面前晃,大阴唇还不时露出来给人家看,把我们两个看得老二都快要爆青筋出来了!」

小成也赶快补上:「对呀!对呀!内裤不但是透明的,而且是紫色,我的答案对了,我胜利了……」

我一时忘记了晚上的事情,于是说:「你偷看人家的小裤裤,还胜利了什幺呀?」

小成暧昧的说:「就是我们打赌妳内裤的颜色呀!」

我一听更是整个脸都红了起来--女生被偷看的害羞引发的兴奋感,渐渐在我心里蔓延出来。不知道是不是酒精关係,感觉到自己下体渐渐分泌出液体了,在小裤裤里面,觉得小阴唇已经有些湿润感!(应该自己的淫水开始分泌出来了吧……)

自己最了解自己的身体,通常我的淫水一旦开始分泌之后,若再受到一点点的「性刺激」,几乎都会以氾滥的速度加速流出,也因此常常被男友笑说是个水做的小淫娃!

而小延一听小成这样,马上也跟着说:「哪有乾姊弟打这种赌的啦,你们很暧昧喔!」

我发觉「姦情」可能会被发现,顿时脸红了起来。

小延看我们两个不说话,而我脸又更红起来,大概也猜到我们的关係了,不过,他却大方的说:「没关係啦,现在什幺时代了,大家都是年轻人,喜欢就可以了啦!」甚至还把小成推过来。

小延先把我推倒在沙发上,我整个人就跪趴在包厢的沙发上。小延说:「你们想亲热的话,就亲热一点好了,当作我没看见……」

小延开玩笑性的示意要小成压在我身上,小成则顺他意地快速压住我,我因为被小成从背后一压,立刻感觉原本已经充满爱液的小穴里面的淫水这时更是都快溢出一大片到内裤外面来了!(如果这时候小男生再看到我的小裤裤的话,一定会发现有个像小穴形状的椭圆形水渍正在内裤外漫延着,那都是我淫水漫延出来的。)

而小成在压在我背上之后,更是故意贴在我身上迟迟不下来,甚至他的下体还故意顶着我的女人私处抽动几下,就像一只公狗抱到母狗一样的抽动着。他边抽动屁股,边在我耳边说:「糟糕了,他可能知道了我们的暧昧关係耶!」

我左想右想也想不出好办法,又被他压得动不了身体,于是乾脆不在乎,随便他们好了;而且更奇怪的是,似乎此时我的情慾好像无止境地被带起一样!

(此时的我正被一个男生抱着、压着,并且被他用下体顶着人家女生的私密小穴,两个人的姿势就像是一对正在交媾的狗,而另一个男生就在旁边正欣赏着我们的「假交媾」,我应该感到羞耻和害羞吧,但是我却只感觉茫茫然,还有一些不伦的快感而已!是不是真的是酒精作祟,还是我当时被下药?……)

此时的我感觉小穴好热,而且淫水直流,好想能有个男性肉棒插入的感觉一直在心里蔓延着……

(我居然不推掉小成的背后拥贴,甚至还翻身过来跟他拥抱了起来。)

小成看我渐渐放开,他也转趋更放开起来,甚至手已经不老实地摸着我的身体游走,乳房、下体此时也都隔着衣服被他两手摸透了;而当轮到小延唱歌时,小成把我拉起来,拥着我开始跳起三贴舞,我也索性跟他贴着跳着三贴舞……

小成边搂着我的腰,边在我耳边说:「乾姐,妳输了,等一下要答应我一个小要求喔!」

我茫然的说:「输就输,但是不能过份的要求喔,像3P什幺的!」

小成立刻说:「好,不过我暂时也想不到什幺要求,等一下再说好了……」

小成的两只手早就在我背后胡乱摸了起来,一只手从背后伸入T恤里摸着我的背,另一手乾脆从迷你裙外面伸入进去,直接掐捏着我的臀部;小成的手完全不老实地在我背后游走,而且还在我跳着舞、背对着小延时,突然把我内裤束成了一束,我的屁股后面马上成了一个小丁,裤裤对着小延……

小延还发声说:「哇……好漂亮的屁股喔!像一颗水蜜桃似的!」

(有时甚至感觉小成他的手指几乎已经摸到我的大阴唇的边边,如果他的手再深入一公分的话,一定就会发现我的小穴早已经氾潮不已!)

他的手在我屁股的地方掰着,偶而会扯带到大阴唇,感觉好像小穴的洞口也被拉开的感觉,带给我很异样的性刺激;而他的鸡巴则一直在前面贴着我的下体磨蹭着,感觉他勃起的下体正在隔着内裤磨擦着我的小穴洞洞;而我的淫水也跟着他的律动而持续渗出来,早就把内裤给弄湿糊掉了!

(这样的男女淫蕩的三贴跳舞,几乎等于是做爱的前戏。)

就这样,我们就这样三贴的跳完了一支舞曲。

(我们两个男女的淫蕩三贴舞,应该也被在背后唱歌的另一个小男生小延看得清清楚楚吧?因为我眼睛余光看到他的下体也是勃起顶着裤子,搭了一个小帐篷,甚至他的裤裆拉鍊也已经被他拉下来,勃起的鸡巴正顶着内裤外露着……)

当我终于跟小成跳完这曲淫蕩的三贴舞了,我感到更大的昏炫感,有点摇摇欲墬的感觉。小延立刻走过来说:「小成,向你借一下舞伴,我也要跳支舞。」

还没等到小成答应,小延立刻就拉着我的手,又把我拥入小小的舞台之中,我好像猎物一样,从一个男生的手里交换至另一个男生手里,此时,我已经没办法管到小成他的想法了,因为此时的我陷入更大的危机当中……

由于小延看了我和小成的跳三贴舞,「性趣」早就爆发出来,一把我拥入舞台之后,更迫不及待把我贴得紧紧的,我几乎都不能呼吸,我说:「小延,别抱那幺紧,乾姐没办法呼吸……」而他根本不管我,我只感觉到他混浊的呼吸声,这声音让我联想到男朋友跟我做爱时所发出的声音!

他的手直接从我背后绕过来到我胸前,从背后直接就穿入胸罩里面,掐捏着我的乳房,因为有些用力,感觉一阵刺痛感,渐渐地胸部却产生了一些痒意,阵阵刺痛感加上痒意两者结閤起来的感觉,从胸部传了过来,让我的小穴因此又多分泌一些淫液出来,我感觉几乎都要滴出来,这是我很少感觉到的感觉!

(是不是此时是站着的关係,还是我真的被人下了春药导緻的?)

小延他另一只手更是从前面掀起我的迷你短裙起来,手指摸到内裤边缘,便直接把我的内裤给扯拉下,内裤露在迷你裙外,挂在我的两腿之间。他的手不老实地直接抚摸着我的小穴,甚至还在我略为稀疏的阴毛处抓着一撮毛,然后用力的扯了一下来……

我被他突然一扯,吃痛之下大叫:「唉呦,人家阴毛被你扯下一撮了啦!」

(低头往下查看,居然发现他手上多了好几根我屄屄的毛。由于我的阴毛已经不多,再给他这样拔下一撮,更感觉有些稀疏了,万一以后被男友质问起,真不知该如何回答!)

不过他居然不回答我,继续伸手抚摸着我已经湿掉的小穴洞口。他触摸到我早已经湿透的小穴,边摸还边说:「咦!乾姐,妳的小穴怎幺都湿了一大片呀?是不是想让人插进去呀?」

他看看已经湿掉并挂在我大腿上的内裤,说:「是不是妳的小穴早就想要让男生鸡巴插进去才会弄湿内裤的?」说完,他的手指更是兴奋地直接抠着人家早就氾滥的小穴……

他兴奋地摸着我已经氾滥的小穴,说:「乾姐好淫蕩喔!小穴早就湿成这样子了!」说完,还直接把中指插入小穴里面……

小穴因为早就湿润了,被手指插入后,发出「啾!啾!」的声音,我几乎腿都软掉了,而且昏眩感越来越强烈,于是说:「喔,小延,不要这样,乾姐的小穴会受不了的!」

小延说:「乾姐其实是在说谎吧?小穴那幺湿是想被插入,不要骗人啦!」

我只好说藉口说:「小成他旁边在看,你这样玩我的小穴,会对他不好意思啦!喔……喔……」

小延并不因为我说的话而停止,相反的还多加了一根手指插进小穴里面,并且更快的抽插起来……

小延眼神淫蕩地说:「我们不要管小成,他是不会在乎的啦!」

(我一下子不能理会小研为何如此说,只是感觉小穴被插入的动作越来越强烈了……)

小研的手指继续在小穴里面搅动,「啾、啾、啾、啾」的声音更大了,原本有些空虚感的小穴,现在却有了两根手指的插入,顿时让我感到十分有充塞感,而当手指抽动时,立刻让我感到情慾开始高涨起来,欲罢不能的感觉让我反而更抱紧他,不过,我却不敢往小成那个方向看去,眼睛儘是闭着……

(不过,眼睛闭着,小穴的感觉却变得更加敏锐起来——真是奇怪的感觉,以前我的身体很敏感,一下子就会高潮的,现在却感觉只有情慾感持续升高,一种会高潮的感觉,却好像感觉还很难达到!)

他一阵阵手指的抽动带来的舒服感,让我的情慾更加高涨起来,但是却让我达不到高潮,最后,甚至我们两个已经定在舞池上不动了。小延更是把我推到墙边靠着,一手抬高我的一条腿,另一手则用手指更深入地抽插着我的小穴……

(由于小穴被强烈地刺激着,再加上醉茫茫的酒意,此时的我几乎等于处于半昏迷状态,只感觉小穴被强烈的刺激着……)

不知何时,上身的T恤已经被拉下了一大半,小延甚至就直接吸起人家的乳头,而乳房和小穴这两个敏感的地带一下子就被这个认识不到两小时的男生给玩弄着……

(自己大胆的行为也让我对于当时的行为感到不解,这样的害羞感却转化成更大的慾望出来!)

此时,我突然好想被男生「干」喔——谁都好,小成可以,小延也可以,只要是硬鸡巴,谁插入都没有关係!我的小穴现在只感到需要强烈的抽插而已,而这样的心态让我当下没有了羞耻感,我甚至还主动张开自己的腿,让小穴可以更开一点,而小延更是趁机又插入第三根手指进去了!

(真是「好敢」的男生呀,难道他就不怕小成吃醋吗?)

我的小穴因为此时正是开口朝下,再加上被他三根手指插入,顿时淫水就像流水一样,顺着他的手指滑溜出来,直接滴在小小舞台上……

这时,我突然模糊的听到小成说:「唉、唉……小延,你不要太过份喔!乾姐好像已经被你弄到药性发作了,别把她玩挂了,我们就不好玩了!」

小延却彷彿没听进他的话,继续用手指肏我的小穴,不过我却突然心中灵光一闪,但当时并不了解是什幺事情,总之,似乎是小成跟小延的关係,而且我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了。最后,我终于感觉自己终于体力不支,昏厥过去了……

再醒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赤裸的躺在汽车旅馆的房间里……

而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赤裸的躺在汽车旅馆的房间里,更正确的说,我是躺在那间汽车旅馆房间的浴缸里,週遭仍是两位小男生--小成与小延。不但我已经处于全裸状况,并且发现他们也已经脱光光的跟我一起泡在浴缸里!

我悠悠的醒来,第一眼发觉自己已经赤裸裸的泡在浴缸里,让我又惊又惧的大叫:「这里是哪里?我怎会在这里?」

小成笑着说:「干姐,不要叫那

猜你喜欢

1 回家路上被强姦

2 掳姦韩裔女学生

3 囚禁—地下室调教 1-10

4 林阿姨

5 被设计迷姦

6 【男友沉迷赌博,害我被奸污侮辱】

7 强暴房地产小姐欣怡作者不详

8 表姐的丝脚

性衝動 可自慰 防艾滋 重健康 莫傷害 凑和諧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protected]